沉丶

未来

自己脑补的沐木加入gr后打比赛的场景。

第一次写文,辣鸡文笔望见谅_(:з」∠)_

然后……可能还挺乱的……就当是给跟了这么久的马匪帮留个纪念吧。



  “咔嚓……”

  耳熟能详的擦玻璃声,预示着这场生死对决的开始。

  “加油加油!”

  深渊四的总决赛现场,粉丝热情高涨的呼喊声充斥在整个棚子里。画面转动,屏幕上已经展现了监管者的视角,霎时间,全场鸦雀无声。也包括站在观众席最高处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的一群人。

  距离沐木离开马匪帮加入gr,已经过了一年。mfb的各位还是会掐着点聚齐在yy里,解说比赛。凭借着gr战队的高超技术,一路过关斩将,杀进了线下赛,取得了争夺冠军的资格。mfb战队的各位更是纷纷自掏腰包,相聚在线下。

  “这个刷点,这把危险了啊。”为首的马老六双手抱胸,皱着眉头,很是担心。

  “完了,沐木他妈撞脸了。”小铁双手紧握着防护栏杆,眨眨眼才能确定自己没看错。

  庞大的蜘蛛径直走向一身黑衣的调香师。刷在军工厂大门的她,先是压了脚步,试图拿出自己最擅长的苟术,却不料苟到蜘蛛脸上去了。

  “诶呀卧槽!沐木这个捞啊!”哼哼阿顿时紧张地声音都提高了几个调,惹得下排投来不明所以的目光。

  蜘蛛看见了自己的猎物,抬起两只前爪,在角落里架上了两根蛛丝,稍微扭下身子,蹭了一下蛛丝而加速跟上了试图转点的调香师。见距离已经够了,蜘蛛抬起爪子,挥出一刀的之前,视角偏移,显然,是骗香水。而在前面的调香师,则是很淡定地继续走着。

  “奈斯!”歪柠声音不大,还是显露出他的激动。

  调香师看着蜘蛛回身的瞬间,大胆地翻过前面的窗子,借着加速到了人皇,再翻过佣兵早已放下的板子,成功地转到了四合院。

  “牛逼!这个配合牛逼!”马老六稍微放下心来,“富贵险中求啊,铁哥。”

  蜘蛛无奈之下跟着翻了窗,不屈不挠地追着调香师。再架丝追上,没有选择花里胡哨,直接在她进板前打出一刀。只见右上角的血条减半后,又变成了原样。

  “可以!这个秒挥很可以!”星与坐在椅子上,不时插嘴两句。

  转身进板,再放下板子,然后绕着四合院溜掉剩余的两瓶香水,从大门跑到四合院这一趟撑的时间可不少,机子顺利地亮掉两台,地窖刷新在佣兵面前。

  “卧槽,这个机子太他妈快了!”哼哼阿的话语里不勉带有一丝喜悦。

  “闪现还在手里,他现在已经很难受了。”原本一言不发的超Q也松了一口气,勾起一抹微笑。

  然后再架丝拿刀,闪现带走,此时佣兵的机子也已经亮了,趁着挂人的时间去摸箱子,运道具。护腕被放置在大房前的板子处,佣兵手提着一把枪,来势汹汹地冲过来。

  “卧槽,他他妈又摸了把枪。”不像上次友谊赛的然后那种酸意,这次更多的是惊喜。

  稳健的佣兵救下调香师,开了一枪帮助她捡护腕加转点,进了大房的调香师可没那么畏手畏脚了,肆无忌惮地翻窗砸板,又是一段长时间的牵制。再上挂时,机子只剩一台了。

  “这把四跑了。”小铁一本正经地说着。

  “你别他妈乱奶。”六哥驳了他一句,又潜心投入比赛中。

  守墓人赶过来二救下椅,吃刀亮机。调香师借着大心脏的加速冲向大房,借助一直攒着没用的护腕拉了下距离。跑到了大房的窗口,翻过去后,站在窗外卡了下视野,果真,心里已经急了的蜘蛛毫不犹豫地交了闪现,调香师反应灵敏,赶紧翻回大房。

  “卧槽!牛逼牛逼!”几个人都不再淡定,站起来欢呼着。

  “还真他妈有可能又让小铁奶中了。”

  调香师回身蹭了下墙壁,弹到了四合院里,此时三位队友也已经出门,地窖就在面前。

  屏幕一黑,游戏结束,四个一模一样的标志呈现在四位求生者头上,gr战队,成功夺得冠军。

  按耐不住的mfb的各位争着抢着冲下观众席,去祝贺自家的调香师。作为求生者最佳演绎的沐木被主持人留在了台上采访。

  “请问一下,在备战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想感谢的人呢?”

  “首先肯定是一直在支持我们的粉丝们,然后是队伍里的每一位队员,都辛苦了。”沐木接过话筒的手还在颤抖着,“最后要感谢mfb的各位,六哥、哼哼、铁哥、歪柠、超q、劳斯。感谢你们在我压力无比时的陪伴与开导。”

  “有什么想对前队员说的吗?”

  “嗯……也不能说是前队员吧。在马匪帮待过的每一个人,虽然会有不同的归宿,但是只要我们还在,我们就永远是一家人!马匪帮所到之处寸草不生!”沐木越说越激动,眼神四处搜索着,终于在看到超Q和哼哼挥舞的双臂时停下目光,微笑着看着他们,眼睛又泛起泪光。

  采访结束,深渊四的所有比赛都已经结束。现场的粉丝陆陆续续地撤离了。

  “沐木!”超Q最快速地冲上台,张开双臂,跑到沐木跟前就抱住他。随后慢慢跟上来的其他人将沐木围了起来。

  “牛逼啊,今天。”哼哼拍拍他的肩膀,竖了个大拇指,“点赞!”

  “啊……好累啊。”在家人面前,沐木卸下了前一秒还神采奕奕的面目,疲惫地靠着超Q。

  “好好休息休息吧。”歪柠走上前来,柔声说道。

  “铁哥,那波富贵险中求怎么样啊。”即使再累,也要调侃一下小铁。

  “求求求个锤子求,要是那人反应过来你他妈就没了。”小铁还是一如既往。

  刚被小铁反击完,沐木突然想起什么,挺起身子,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六哥:“六哥六哥,日料怎么说?”

  “吃吃!吃嘛。”六哥爽快地应下。

  “卧槽了,沐木不说我都差点忘了。”哼哼经沐木一点才想起上次线下的日料还没兑现,“搞起来搞起来。”

  “哎,沐木泥那个翻床真的吓丝窝了。”星与老师凑上前。

  “劳斯怎么来线下了呢?”沐木突然注意到那陌生的面孔,熟悉的口音。

  “窝香来蹭顿饭QAQ”星与委屈巴巴地回答。

  “走嘛走嘛,我来之前就看好了一家,一起去嘛。”六哥带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棚子。

  出了棚子,夜幕降临,漆黑的夜晚被点点繁星点缀着,这些星星,或是聚在一起,或是独自发光。似乎因为和大家一起的缘故,沐木觉得,今晚的星星,似乎格外的明亮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评论(16)

热度(48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