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丶

旅行

听说以后要去旅行,就脑补了一下_(:з」∠)_

最近有段时间没看直播,不清楚要去哪里,只知道要去草原,就根据我自己的经历改写了一下(我不晓得别的草原有没有这些活动°ー°)

『分了好几天写的,可能会不太连贯hhhh』




  在八月的前几天就安排崽们把时长水够了,终于可以在百忙之中抽出几天的时间,去到那毫无拘束的草原。其他人都已经坐着飞机赶到了提前约定好的地方,每人都拉着行李箱,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站成一排,等候着六哥的到来。

  “铁哥长高了啊,牛奶有用啊。”超Q看着与上次见面相比,高了一截的小铁,伸手比了比身高。

  “滚滚滚。”国际巨星人狠话不多。

  一段时间没见,五个人随意地聊着天,漫无目的,可话却好似怎么也说不完。直到一辆面包车停在他们面前,哼哼阿走上前,透过窗户依稀看见六哥朝他摆了摆手,转身想要控下场子。

  “别吵了,六哥来了。”再嘹亮的嗓音也没法让一群聋子停下讨论。

  一向乖巧的歪柠注意到这边,默默地把自己的行李箱搬到汽车尾部。

  “都他妈别说了!六哥把后备箱打开,自个儿过来放东西。”训练里常有的情况让哼哼阿有了处理这种局面的经验。

  几个人放好行李,利索地进了车,一排排坐好。超Q留在最后,关上后备箱,悄悄地溜到副驾驶的位置上。

  “好久不见啊。”六哥熟悉的声音让人很安心,“路途有点长,你们有人带什么扑克牌之类的嘛?”

  坐在第二排的沐木和歪柠摊手以示没有,最里面的小铁突然开口:“我包里有。”

  “可以啊,铁哥。”六哥扭头看了眼翻书包的小铁,“对了啊,你俱乐部那边别忘了请个假啊,别到时候扣你工钱。”

  “诶呀卧槽,我他妈差点就忘了。”经过提醒,小铁赶紧掏出手机编辑一条信息发出去。

  “哼哼。”六哥轻笑,“沐木呢,请假了吗?”

  “什么啊?”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发呆的沐木突然被叫到,赶紧回神答应。

  “呵,这个连话都没听见。回头我给胖子说吧。”都安排妥当才敢放心上路。

  小铁翻出两包扑克牌,混合在一起随意洗了洗:“来来来,斗地主搞起来。”

  一路上欢声笑语,即使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也是眨眼就过去了。

  “到了,睡着的b清醒清醒。”停住车子,解下安全带下了车,伸个懒腰,一切都是如此的奈斯。

  “第一天呢,主要是在城里住酒店,然后我联系一下蒙古包的事,后面的等安排好草原那边的住所再说,好吧。”六哥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流程,“一会分房间小铁你就和歪柠俩吧,然后我不和沐木这个b住一间儿了。”

  “诶,上次那是意外。”沐木赶紧解释。

  “嗯,那你这次意外别人去吧。”并不给解释的机会。

  “那我和沐木吧。”哼哼站了出来,“我相信他那次是意外好吧。”

  分配好房间,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,天也渐渐黑下来了。第一天的行程没有固定安排,超Q就拉着哼哼和沐木去逛超市,采购去了。歪柠和小铁则是跟着六哥去随意逛逛,看看晚上吃饭的地方。

  “沐木,你是狗吧你,我这个明显要更便宜好吧!”超市组似乎并不和平,沐木和超Q因为自己喜欢的零食的吵了起来。

  “我这个好吃啊。”简单直白的回答。

  “我这个也好吃啊!”超Q不甘示弱。

  “你拉倒吧,你那个捞啊,你看看这个包装配色,红配绿,再看看我这个,明暗颜色相映衬,多漂亮!”沐木高举着他手里的饼干。

  “放屁!红配绿怎么啦?比的是好不好吃,你配色再好看也不好吃。”超Q不仅举着自己的,还踮起脚尖,让自己的在海拔上胜出。

  “我可太难了啊,跟个带娃儿的似的。”一直在看戏的哼哼阿不禁感叹。

  另一边找饭店的三个人倒是一派祥和。

  “吃不吃家常菜哦?”六哥观摩这家店已久,自己满意了才问身后沉默的两位。

  “都出来玩了,还吃什么家常菜啊,没意思没意思,换一个。”小铁回答。

  “烧烤?”

  “吃啥烧烤啊,烧烤不健康。换一个。”

  “嗦面条不?”

  “千里迢迢跑过来就喝个面条那多没意思啊,面条哪都能喝,在这喝太亏了。”

  “日你哥,你到底吃啥,啊,国际巨星?”六哥忍不住停下脚步,问小铁。

  “随便随便,随便吃点特别点的啊。”小铁忍俊不禁,“诶?上次日料是不是还没吃呢,吃日料去吧。”

  “哦,日料就他妈特别点了哈哈哈,国际巨星的随意和我们的随意不一样。”六哥挥起手,拉出一个弧度,重重地拍了拍小铁,“歪老师吃不吃?”

  “啊,我都可以啊,随便的。”歪老师一如既往。

  “看看人家。”六哥拐了拐小铁。

  最后还是在附近挑了家日料店,以上次约定好的日料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。

  睁眼的时候,太阳才冒出一点儿,六哥难得地起了个大早。

  “超Q?超Q?醒醒。”身后缩在被子里的超Q还熟睡着,六哥直接上来拍了拍他,“日你大坝,醒醒!迟到了!”

  “诶呀……”超Q含含糊糊地说着,坐起身子,伸个懒腰,看着酒店里的表,“我敲,才七点多,叫我干哈呀。”

  “还干哈,他妈要迟到了!”六哥胡乱地掀了下被子,“赶紧起来,跟我去叫其他几个b。”

  “叫人?这活我干!”超Q心中似乎已经想好了几种方法,顿时清醒了。

  为了防止上次线下的事情再发生,六哥提前叫酒店的人又备了一张房卡给自己。他指了指桌上的两张房卡,示意超Q拿卡去叫他们。

  “那我走了啊。”超Q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  六哥刚想说话,超Q就溜到门口去了。他赶紧登上裤子,踏上鞋子,冲着门口喊:“日你哥,等等我撒。”

  俩人悄默声地来到了哼沐的房间门口,轻轻地打开门,屋子里的灯还关着,窗帘遮住了光,昏黑昏黑的。隐隐约约传来几声呼噜声。踮着脚通过走廊,两张大床上却只有一团被子。

  “沐木这个b又去吃早饭了吧。”六哥已经猜到了些许,压着声音给超Q说,“这次他居然没搞哼哼阿。”

  “六哥六哥,我去把帘子拉开,你吓一吓哼哼阿,怎么样?”超Q说着已经动身往帘子那边走了。

  六哥比了个大拇指以示赞同,然后悄悄靠近床边。伸手对超Q321倒数。

  在一瞬间,原本黑暗的视线里突然亮了起来,耳朵里那一声震耳欲聋的“笨比”吼得哼哼阿直接结束了自己的美梦。

  “卧槽!!”哼哼阿看着屋里的俩人,不禁哀嚎道,“日你大坝!!我他妈睡个觉太难了。”

  “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……”奇异的笑声在厕所那边传出来,沐木就站在了门口。

  “沐木,你没去吃早饭啊?”六哥看到沐木感到意外。

  “吃嘛哦,啥都没有。”沐木顺手开了灯,“我老早就下去了,看了眼没啥好吃的又回来了,刚回来就看到门开着,进来看到你俩我就回来躲厕所里了。”

  “你他妈看到了你不告诉我一声!”哼哼阿烦躁地呼啦一把头发。

  “我他妈在厕所里,你他妈睡觉呢,我说了不就暴露自己了吗!”沐木顺势坐在床边。

  “别说了,你完了,今天晚上去那边我暴打你!”哼哼阿说着,翻了翻堆在箱子里的一堆衣服,随手挑了了几件,抱进了厕所里。

  “走啊,叫铁哥去不?”沐木跃跃欲试。

  “你他妈还叛变啦?”即使关上门,也能清楚地听到哼哼阿的声音,“你完了,小沐木,晚上歪老师铁哥一起暴打你。”

  “你闭嘴。”沐木赶紧溜出房间。

  三个人并肩找到铁柠的房间,走到里面去,床上是想当然的两个人。

  超q在来之前就已经搜好了一段视频,是一段六哥训小铁的语音,将音量键调到最大,摆在小铁耳朵边,一切准备就绪。

  “小铁,你个哈皮,这他妈拉球干什么!”

  吓得小铁立马睁开眼,嘴巴微张,似乎刚准备着要解释一句,一看周围三个人围着他开怀大笑:“我日你哥,大早上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

  另一边的歪柠也被吓到了,朝着边看一眼了解了大概情况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翻个身继续睡。

  “起来了,歪柠,铁哥。”不料被眼尖的六哥逮住了,“早点到那人家有欢迎仪式,一会还有活动呢,赶紧的!”

  等到所有人都收拾好了,也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。六哥一边在楼下坐着气急败坏,一边又庆幸对于自家的几个崽的办事速度了如指掌。

  折腾了一个半小时,才顺利上路。即使一路无阻,经过了简单的欢迎仪式,也已经是下午时分了。太阳当头,火伞高张,好在大家都准备了帽子,才能慢慢熬过将近四十分钟的队伍。

  漂流算是一个比较热门的项目,尤其在这炎炎烈日的情况下。这里的漂流并不算刺激,只是顺着一条狭窄的小溪漂荡。

  六哥和哼哼,沐木和小铁,歪柠和超Q。简单而随意地分好组,工作人员向每一组分发了救生衣、橡皮艇和一只浆。本就有些不耐烦的小铁急急忙忙地拉着沐木跳上艇,率先出发,其余两组紧随其后。

  狭隘小溪,清澈流水。并不深,凉而洌。几人顺着溪水一路向下,路过一个拐角,两岸青树,随风飘扬,欲垂欲扬。高者没入湛蓝,低者浅入水三分,岸边淤泥瘫于树底。

  这样享受安静的生活可不符合年轻人的气质。于是乎,超Q带头捧了一滩水,趁着沐木不注意,迅速泼了上去,而后又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,侧头摆弄岸边的树枝。

  “卧槽!”背对着这边的沐木被水淋湿大半,转头看见侧着脸却嘴角忍不住上扬的超Q,立马还给他一击。

  “我敲!你是狗吧你!”生气的样子演得出神入化。

  “哎,我日你哥!”溅到了大半的无辜小铁这才反应过来,“超Q你他妈……”

  “啊,你想干什么铁哥,下了船我还能搂你吼。”超Q很快就猜出了小铁的心思,在他骂出口之前抢先威胁。

  在最后的六哥,悠然自得地看着这边发生的闹剧,看着看着,发现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远,头也不回地问:“哼哼阿,他们漂这么快?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哼哼略显心虚的语气让六哥怀疑地回过头,就看见了船漂到淤泥边上,卡在树林里的情况。

  “你干哈呢,哈皮!”看着哼哼阿用浆戳着岸边的淤泥,六哥火冒三丈,“你他妈推一下不就完事了么!”

  “有道理哦。盒盒盒盒盒盒。”哼哼阿恍然大悟,一边憨笑一边用力推那些树干却没什么作用,“不对啊,六哥,怎么推不动啊!”

  “你看看你后边是啥,还怎么推不动。”潜心贯注在解救船的哼哼依言回头,两艘橡皮艇正好靠在他们身边,“是不是傻。”

  一艘小艇,顺水沿溪而下,欢语荡于湛蓝,依船轻仰,柔和阳光,着实舒适。

  第二天的行程也很轻松,漂流结束,大家就一起回到蒙古包,随意地逛逛。

  他们所租的蒙古包后有一座座并不太高的小丘,也没有什么树木,只是一片绿草。天山接壤在一起,辽阔无垠的草原让人心旷神怡。这一带的蒙古包专门用于外租,所以同行的有不少旅游团。

  最后,要在这营地里的欢乐谷享受一天。

  这里的欢乐谷不像市里,很具有草原的特色。骑马、越野车、滑沙、射箭、以及万众瞩目的篝火晚会。

  相约好在两个小时后营地中心集合,就让各位散伙去各自快乐了。

  犟拐拐小铁拉着歪柠,叫他来骑马。

  “先去射箭吧,骑马这人太多了。”歪柠看着门口能绕场地一圈的队伍,不禁想起了昨天排漂流时的场景。

  “不是,一会肯定还要来人,我们先排上,反正射箭那边人少,一会就排上了。”小铁自顾自地解释一通,最后精华总结,“听我的,错不了。”

  另一边的四个人不约而同地都来到了越野车的队伍,同样受欢迎的越野车,队伍自然短不了。

  又是四十分钟的等待,越野车这边终于排上了,一辆墨绿色的车在众人面前大秀一波漂移。

  “nb!”沐木赞叹。

  司机招呼他们上车,六哥坐在副驾驶,剩下三个人挤在后排。关了门就踩油门出发了。路线是昨天看见的小丘,路途上跌宕起伏,一路坑坑洼洼,车里的人因着车的晃动而起起伏伏。

  十五分钟,成功地开上小丘。

  “窒息了。”经历一番震荡的哼哼感觉头晕目眩。

  “这边有滑沙,你们想玩就在这玩,不想玩就跟我回去。”司机摇下车窗,提醒他们。

  “我们在这就行,谢谢啊。”六哥朝他挥挥手,带着三个人去到滑沙的项目。

  铁柠这才排到了骑马,小铁挑了一匹很有个性的棕毛马,歪柠则是就近选了一匹白马。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两个人坐上马背。

  “需要快或者慢可以向我说。”温柔的工作人员轻轻拍了拍马,牵着绳子慢慢走着。

  “好的。”歪柠乖巧地回答。

  “嗯。”国际巨星还是沉默寡言。

  这里的马是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,所以性格一般都会很温顺,当然也有例外。

  “你他妈!”小铁的马就很像他,犟拐拐,执意要快走。

  “乖~乖,别捣乱啊。”工作人员赶紧安抚。

  “噗呲。”一直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歪柠听见了,忍俊不禁。

  在剩下的路途上,小铁一直在和他的马较劲,铁哥妄图让它听从自己,马则是很有想法,偏偏不听,若不是有工作人员在,可能就要一股脑跑出去了。

  “下一个玩什么去啊?”歪柠跟别人道过谢,追上来问。

  “越野车搞起来!”小铁本着不跟马去计较的心态,收拾好自己,继续快乐。

  “……”还是一长队的人,小铁突然就改变了主意,“射箭吧还是。”

  歪柠笑着跟在他身后。

  太阳悄然移动,两个人的影子被拉长,在身后重叠。光辉洒落在沙地上,烤的暖融融的。

  顺手牵了个滑板,拉着板子踏着斜坡上摆放好的轮胎,一步一步走到坡顶。四个人全都站在坡顶上,研究着别人怎么滑的。

  “哦,我懂了。”六哥把板子撂在拐点,曲着腿坐在上面,手中拉着绳子,“沐木推我一哈。”

  沐木轻轻将他推下去,六哥就沿着斜坡滑下去了。其他人就照猫画虎,跟着六哥一起滑下去。滑的过程中,喧嚣的风掠过脸庞,坠下的感觉让人心慌,在第一次难免会叫出来。滑板会在沙地上刻下痕迹,在到达地面时又会渐渐消失不见。在途中,心中不禁联想到一颗高楼上被扔下的小球,快速到让人看不清,在坠地后又会发出声响。

  “嘣!”离弦的箭迅疾地飞过,狠狠地插在靶子中下方。

  “小铁可以啊。”在一边观看的歪柠称赞。

  “一般般一般般。”小铁咧嘴笑道,“你来试试啊?”

  “我就算了。”歪柠赶紧摆手拒绝,“我csgo玩得不怎么好。”

  “这他妈跟csgo有个gb关系。”小铁不容他拒绝,直接把弓塞到歪柠手里,弯腰拾起一支箭,帮他把箭的位置摆好。

  “对着靶子,随心而欲,射的时候要用力。”小铁指挥着。

  “嗖——”松开手的一瞬间,歪柠紧闭上双眼,不敢直视对面的箭靶,“中了吗?”

  “你睁眼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歪柠缓缓地睁开眼,看见有一支比小铁先前的箭更要接近靶心的箭。

  “这是我的箭?”歪柠不敢相信地看着小铁。

  “这除了咱俩有别人嘛。”小铁指指周围,确实没什么人来排射箭,“自信一点啊,你看你这么厉害,你他妈别怕啊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一如既往乖巧柠。

  差不多把这些娱乐项目玩了个遍,篝火晚会开始了。一团木柴堆在中场,营地里的人举着一根火把,等到夜幕降临,点燃了火堆,灿烂的火光点亮了黑夜。静候的人们激动起来,手拉着手,将篝火围在中间,随着音乐起舞,一个个火苗也在风中舞动着。

  内蒙古的夜,对比中午相差很大,很冷。六哥嘱咐大家穿戴好衣服,跟着大伙跳了舞,就到了表演节目的时间。因为去的晚了些,已经没什么座位了,再加上其他人今天玩了一天对节目什么的也不感兴趣,就让他们会屋去睡觉了,算好时间,大家准备在山丘上欣赏一次日出。

  凌晨五点多,挨个叫起来,收拾好东西,出发前去小丘。昨晚他们都玩的很尽兴,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人会来看爬山。这时的天并不算黑,也没有亮,灰蒙蒙的一片。因为小丘上有建造好的通道,所以很容易就登顶了。沐

  “来吧,坐下吧。”六哥两腿一曲,坐在草地上,其他人也跟着坐下了。

  “八月底了。”六哥自言自语,“夏天过去了,秋天到了啊……”

  几个人沉默着琢磨这句话,或许理解为第五人格战队时代的结束吧……

  “铁哥,沐木,你们俩好好训练,以后比赛加油啊。”六哥突然抬头,盯着他们两个,“还有哼哼、歪柠、超Q。不管你们以后是做这个直播,还是做其他的行业啊,希望你们能够带着马匪帮的精神,向前冲。”

  身后的天边东方已经渐渐出现了鱼肚白,一条亮眼的线默默升上天空。

  “来吧,趁着人齐,再喊一次。”哼哼站起身子,伸出一只伸展开的手,眼神示意其他人。

  一起共患难这么久,自然而然地理解了他的意思。纷纷照做,六只手叠在一起,能突破种种困难。

  “马匪帮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!”

  太阳升起,普照大地,几个人背对着阳光,似乎发散出无限光辉。

  “咔嚓”画面被定格在相片里,被人小心翼翼地保存起来。

  

  


(六哥的话来源于夏季精英赛人气王颁奖。)

  

未来

自己脑补的沐木加入gr后打比赛的场景。

第一次写文,辣鸡文笔望见谅_(:з」∠)_

然后……可能还挺乱的……就当是给跟了这么久的马匪帮留个纪念吧。



  “咔嚓……”

  耳熟能详的擦玻璃声,预示着这场生死对决的开始。

  “加油加油!”

  深渊四的总决赛现场,粉丝热情高涨的呼喊声充斥在整个棚子里。画面转动,屏幕上已经展现了监管者的视角,霎时间,全场鸦雀无声。也包括站在观众席最高处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的一群人。

  距离沐木离开马匪帮加入gr,已经过了一年。mfb的各位还是会掐着点聚齐在yy里,解说比赛。凭借着gr战队的高超技术,一路过关斩将,杀进了线下赛,取得了争夺冠军的资格。mfb战队的各位更是纷纷自掏腰包,相聚在线下。

  “这个刷点,这把危险了啊。”为首的马老六双手抱胸,皱着眉头,很是担心。

  “完了,沐木他妈撞脸了。”小铁双手紧握着防护栏杆,眨眨眼才能确定自己没看错。

  庞大的蜘蛛径直走向一身黑衣的调香师。刷在军工厂大门的她,先是压了脚步,试图拿出自己最擅长的苟术,却不料苟到蜘蛛脸上去了。

  “诶呀卧槽!沐木这个捞啊!”哼哼阿顿时紧张地声音都提高了几个调,惹得下排投来不明所以的目光。

  蜘蛛看见了自己的猎物,抬起两只前爪,在角落里架上了两根蛛丝,稍微扭下身子,蹭了一下蛛丝而加速跟上了试图转点的调香师。见距离已经够了,蜘蛛抬起爪子,挥出一刀的之前,视角偏移,显然,是骗香水。而在前面的调香师,则是很淡定地继续走着。

  “奈斯!”歪柠声音不大,还是显露出他的激动。

  调香师看着蜘蛛回身的瞬间,大胆地翻过前面的窗子,借着加速到了人皇,再翻过佣兵早已放下的板子,成功地转到了四合院。

  “牛逼!这个配合牛逼!”马老六稍微放下心来,“富贵险中求啊,铁哥。”

  蜘蛛无奈之下跟着翻了窗,不屈不挠地追着调香师。再架丝追上,没有选择花里胡哨,直接在她进板前打出一刀。只见右上角的血条减半后,又变成了原样。

  “可以!这个秒挥很可以!”星与坐在椅子上,不时插嘴两句。

  转身进板,再放下板子,然后绕着四合院溜掉剩余的两瓶香水,从大门跑到四合院这一趟撑的时间可不少,机子顺利地亮掉两台,地窖刷新在佣兵面前。

  “卧槽,这个机子太他妈快了!”哼哼阿的话语里不勉带有一丝喜悦。

  “闪现还在手里,他现在已经很难受了。”原本一言不发的超Q也松了一口气,勾起一抹微笑。

  然后再架丝拿刀,闪现带走,此时佣兵的机子也已经亮了,趁着挂人的时间去摸箱子,运道具。护腕被放置在大房前的板子处,佣兵手提着一把枪,来势汹汹地冲过来。

  “卧槽,他他妈又摸了把枪。”不像上次友谊赛的然后那种酸意,这次更多的是惊喜。

  稳健的佣兵救下调香师,开了一枪帮助她捡护腕加转点,进了大房的调香师可没那么畏手畏脚了,肆无忌惮地翻窗砸板,又是一段长时间的牵制。再上挂时,机子只剩一台了。

  “这把四跑了。”小铁一本正经地说着。

  “你别他妈乱奶。”六哥驳了他一句,又潜心投入比赛中。

  守墓人赶过来二救下椅,吃刀亮机。调香师借着大心脏的加速冲向大房,借助一直攒着没用的护腕拉了下距离。跑到了大房的窗口,翻过去后,站在窗外卡了下视野,果真,心里已经急了的蜘蛛毫不犹豫地交了闪现,调香师反应灵敏,赶紧翻回大房。

  “卧槽!牛逼牛逼!”几个人都不再淡定,站起来欢呼着。

  “还真他妈有可能又让小铁奶中了。”

  调香师回身蹭了下墙壁,弹到了四合院里,此时三位队友也已经出门,地窖就在面前。

  屏幕一黑,游戏结束,四个一模一样的标志呈现在四位求生者头上,gr战队,成功夺得冠军。

  按耐不住的mfb的各位争着抢着冲下观众席,去祝贺自家的调香师。作为求生者最佳演绎的沐木被主持人留在了台上采访。

  “请问一下,在备战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想感谢的人呢?”

  “首先肯定是一直在支持我们的粉丝们,然后是队伍里的每一位队员,都辛苦了。”沐木接过话筒的手还在颤抖着,“最后要感谢mfb的各位,六哥、哼哼、铁哥、歪柠、超q、劳斯。感谢你们在我压力无比时的陪伴与开导。”

  “有什么想对前队员说的吗?”

  “嗯……也不能说是前队员吧。在马匪帮待过的每一个人,虽然会有不同的归宿,但是只要我们还在,我们就永远是一家人!马匪帮所到之处寸草不生!”沐木越说越激动,眼神四处搜索着,终于在看到超Q和哼哼挥舞的双臂时停下目光,微笑着看着他们,眼睛又泛起泪光。

  采访结束,深渊四的所有比赛都已经结束。现场的粉丝陆陆续续地撤离了。

  “沐木!”超Q最快速地冲上台,张开双臂,跑到沐木跟前就抱住他。随后慢慢跟上来的其他人将沐木围了起来。

  “牛逼啊,今天。”哼哼拍拍他的肩膀,竖了个大拇指,“点赞!”

  “啊……好累啊。”在家人面前,沐木卸下了前一秒还神采奕奕的面目,疲惫地靠着超Q。

  “好好休息休息吧。”歪柠走上前来,柔声说道。

  “铁哥,那波富贵险中求怎么样啊。”即使再累,也要调侃一下小铁。

  “求求求个锤子求,要是那人反应过来你他妈就没了。”小铁还是一如既往。

  刚被小铁反击完,沐木突然想起什么,挺起身子,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六哥:“六哥六哥,日料怎么说?”

  “吃吃!吃嘛。”六哥爽快地应下。

  “卧槽了,沐木不说我都差点忘了。”哼哼经沐木一点才想起上次线下的日料还没兑现,“搞起来搞起来。”

  “哎,沐木泥那个翻床真的吓丝窝了。”星与老师凑上前。

  “劳斯怎么来线下了呢?”沐木突然注意到那陌生的面孔,熟悉的口音。

  “窝香来蹭顿饭QAQ”星与委屈巴巴地回答。

  “走嘛走嘛,我来之前就看好了一家,一起去嘛。”六哥带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棚子。

  出了棚子,夜幕降临,漆黑的夜晚被点点繁星点缀着,这些星星,或是聚在一起,或是独自发光。似乎因为和大家一起的缘故,沐木觉得,今晚的星星,似乎格外的明亮。